COW!新聞!
Home » 靠北新聞 » 靠北世界 » 內政化與國際化-談國民黨的路線之爭 第二回
馬習會

內政化與國際化-談國民黨的路線之爭 第二回

靠北黨魂系列 第二回

文/歐比王

內戰國際化:國民黨70年來不變的政策

        隨著國民黨的弱與共產黨的強在韓戰中被明顯的呈現出來,美國總算是派出了第7艦隊轄下的第72特遣部隊(Task Force 72),也就是「台灣巡邏部隊」(Taiwan Patrol Force)巡弋台海。蔣中正從1945年以來便積極爭取的內戰國際化,終於在台灣被納入以美國為主的自由世界陣營以後獲得實現,並且成為70年來中華民國政府,甚至於中國國民黨從來沒有改變過的傳統政策。

        雖然喊著反共復國的口號來穩定軍心,蔣中正卻比自己手下領導的外交家與將領們更加瞭解在缺乏美國支持的情況下,中華民國不要說光復大陸,就連能否繼續在台灣生存下去都是一個大問題。出於這樣的考量,他不僅將台澎金馬建設成遏阻共產主義擴張的前緣基地,同時也希望台灣能夠成為西方國家瞭解中國的一個重要據點。

        剛撤退到台灣時,中華民國海軍對大陸沿海實施「關閉政策」,不允許外國商船向中共運送物資,其中也包括已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英國商船。為了保護這些英國商船免於遭到中華民國海軍的扣押,英國皇家海軍也組織了與美軍「台灣巡邏部隊」完全不同的「福爾摩沙巡邏隊」(Formosa Strait Patrol)。中英兩國的艦艇,也因此時常在台灣海峽發生衝突。

        然而即便與「福爾摩沙巡邏隊」處於半敵對狀態,中華民國政府仍舊歡迎英國皇家海軍的艦艇到台灣來靠岸補給。這種看似矛盾的政策,完全凸顯了蔣中正總統主導國共內戰國際化的用心。蔣中正深信一旦美國與英國等西方強權在台灣有更多的利益,就算不會支持他反攻大陸,也能夠確保中華民國政府在復興基地的存續。

        因為中共自從建立政權開始,就試圖以台灣海峽「內政化」的模式解決兩岸分治的問題。不過由於中共在建政初期仍極度仰賴蘇聯的援助,且中華民國政府又還保有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的席位,蔣中正在公開場合上並沒有否定兩岸問題是「內政」問題。畢竟依照《中華民國憲法》,海峽兩岸都還是「同一個中國」。

只是伴隨著中共在1969年與蘇聯公開決裂,進而在1971年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台灣顯然更沒有辦法以「純內政」的態度處理與大陸之間的問題。此刻中共控制大陸已經長達20年,不僅沒有垮台,而且還從中華民國手中奪去了外交地位與民族主義大旗。這使得中華民國政府更是要依賴兩岸問題的國際化,才能爭取到喘息的空間。

經歷了中日斷交與中美斷交的一系列外交挫敗後,台灣在蔣經國的領導下採取「彈性外交」路線,不再要求非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是追求與這些國家發展實質的關係。雖然不公然主動的在承認中共的國家挑戰其「一個中國」原則,但是還是要想方設法的凸顯台灣做為一個與大陸不一樣的政治實體。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在參加奧運活動的時候,堅持要用「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而非中共強加的「中國台北」稱謂的原因。包括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將軍在內的老國民黨人都相信,兩岸問題即便是內政問題,也是一個「具國際因素的」內政問題。即便兩岸還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也必須要喊出自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同的地方,才能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去爭取與對岸的對等地位。

一直到了馬英九時代,這個政策也沒有遇到本質上的改變。馬英九在積極推動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的同時,多次拒絕中共以「第三次國共合作」的「內政化」模式解決雙方在政治上的差異。這其中最重要的表現,在於馬英九拒絕以「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身份與身兼「中共總書記」一職的習近平會面。馬英九堅持中華民國做為一個獨立國家或者政權的地位,必須得到北京當局的尊重。

2014年,馬英九提出了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袖的身份到北京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並且實現與習近平的會面的建議。然而由於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屬於國際場合,且馬英九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袖的職稱又是個準官方的頭銜,明顯挑戰了中共台海問題「內政化」的原則,習近平沒有答應馬英九。馬英九自然也不願意為這樣「內政化」兩岸問題的政策背書,沒有前往北京。

直到2015年11月,習近平做出了巨大的妥協,前往新加坡與已經因為2014年底三合一選舉慘敗而失去黨主席身分的馬英九會面。在這場會議上,雙方彼此以「先生」的稱呼,解決了該叫對方「總統」還是「國家主席」的尷尬。這是一次同時具備了「國際化」與「內政化」的歷史性會晤,讓與會雙方都能夠找到對內交代的台階。

 

圖片來源:馬習會》歷史性握手!分裂分治66年 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 風傳媒 2015.11.7

未完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