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W!新聞!
Home » 靠北新聞 » 靠北政治 » 不惜毀憲亂政也要搞政治鬥爭的民進黨
2332

不惜毀憲亂政也要搞政治鬥爭的民進黨

研究助理 李可欣

        監委仉桂美、劉德勳調查《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提出總計超過8萬字、近160頁的調查報告,共統整《不當黨產條例》七大違憲疑義,經監察院院會通過聲請釋憲。結果,民進黨立院黨團舉行記者會,痛批監察院逾越立法院的立法權。

 

監察院創設本意就在分立法院之權

         從政治學的角度而言,當初孟德斯鳩提出三權分立制度,就是避免行政權獨大,所以需要立法去監督行政,但又怕國會恣意妄為,所以以司法獨立確保行政、立法各安其位。孫中山先生五權憲法中,增設監察院,就是為了分國會之權,讓立法院僅負責制定法律與審預算,監察院則負責監督政府。經過憲法幾次增修,如今監察院仍具有準立法機關的性質,保留了審計權。同時,監察院具有糾舉、糾正、彈劾之權,又具有準司法機關的意涵。

        權力分立的目的就是彼此制衡,避免單一機關權力過大會侵害到人民的權益。如今,立法院所立之法條明顯侵害人民團體的財產權,有違憲之虞,監察院蒐集違憲事實,呈交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這完全符合憲法保障人民權益的原意,怎麼會有侵害立法權的疑慮?

 

黨產會才是逾越行政權的政治打手

        可笑的是,說到破壞權力分立,行政院下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具有調查權與強制處分的權力,這才嚴重的侵害的司法權與監察權。暫且不論黨產會本來就是個逾越行政權的黑機關,光是看黨產會因為凍結國民黨黨產,而被行政法院三度判決敗訴,而黨產會仍視司法於無物,就可以看出顧立雄作為民進黨的政治打手,違反憲法又如何?法院判決又如何?黨產會依然故我,追殺政敵毫不手軟!結果民進黨團竟然還有資格講說監察院是國民黨的政治打手?

         眼看《不當黨產條例》明擺著違憲,但國民黨立院黨團聲請釋憲卻因為未達立委總額的三分之一,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議決不受理;黨產會多次無視行政法院的判決,依然故我的追殺國民黨合法黨產;國民黨黨工多次抗議,政府依然不聞不問。在立法權、司法權都對黨產會的無法無天感到無能為力時,監察院跳出來承擔憲法賦予其監督之責,指出《不當黨產條例》的七大違憲之處,以監察院的身分提出釋憲,結果黃國昌竟然還有臉說,釋憲的前提是人民要窮盡一切救濟途徑,監察院有什麼資格提釋憲?

 

不惜毀憲亂政也要搞政治鬥爭的正是民進黨

        馬英九當年痛批王金平、柯建銘涉及司法關說,民進黨發動鋪天蓋地的文宣攻勢,指謫馬英九「不惜毀憲亂政也要搞政治鬥爭」;結果,四年後,在柯建銘自訴馬英九教唆洩密案敗訴的同時,民進黨無論是對於憲政體制的踐踏,或對政治對手的追殺,都令馬英九瞠乎其後,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如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所說:「歷史是一面鏡子,對著自己是反省;向著別人、甚至扭曲了意義,不但看不到自己,錯過了反省,蹉跎了進步的機會。」筆者決定把這段話原封不動的回送給民進黨與黨產會,因為沒有比自己打自己的臉還給自己叫好更諷刺的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